茶香氤氲

耀厨,燕厨,也吃曦澄,懒癌晚期患者,一只沙雕,喜欢写文不爱打字_(:з」∠)_
请相信我每天都有写文的但是因为种种原因暂时不能经常码上来……(⁄ ⁄•⁄ω⁄•⁄ ⁄)
明年七月后会开始尝试日更的,嗯。

金钱组money forever 应援

大概是个应援的……歌词?

店家:比熊和兔子
设计师:豆絾
写手:茶香







@淮南子 采桑

明明仅是金钱关系

却向往真正爱情

就如那件美丽裙衣①

渴望而无法触及

缠绵的线丝

是懵懂的着迷

精致的纹路

是心动的印记

简洁的衣摆

是任性的随心

额外的披肩

是悄然的暖意

可是,亲爱的

my blue eye honey

它的主色若你的眼睛②

有如天晴

而我窥见了

它滤过玻璃的冷硬

纽扣上的钱币③

是感情的存依

鎏金下的船影④

是过往的记忆

即使狡辩玫瑰代表长情⑤

也抵不住我们的各自分离

你可知它饰以的单翼

隐藏着怎样的问题

oh,my American honey

不要再满嘴甜蜜

足够华美的裙衣

早就令人沉迷

but my dear honey

锦上添花又是何必

你该明白的

除了利益

我们毫无干系

①②不用解释吧,是指金钱小裙子和它的颜色
③纽扣是钱币花纹,很符合cp组名的设定呢
④指印在披肩上的中国皇后号船,是中美的第一次接触
⑤胸针是翅膀和玫瑰花纹,含义……咳咳,情节需要嘛_(:з」∠)_

重要事情说三遍:小裙子真好看想买!小裙子真好看想买!小裙子真好看想买!

(⁄ ⁄•⁄ω⁄•⁄ ⁄)莫嫌弃……

我们的老师都是什么大宝贝(上)

虽说是all耀,但其实攻受不明……全文就是一只来自黑塔学院的学生的吐槽加八卦,不喜勿喷,请自带避雷针。


    女士们先生们,大家好!我是茶香,目前为黑塔学院的一名苦逼高三狗。高三嘛,你懂的,那可是随手拎本书就能当抽人板砖随便抓只人都能出去胡说八道大忽悠假装神棍的时期。因此,快要在无涯苦海中呛水淹死的我们搭上了八卦我们玉树临风温柔可爱可亲可敬的老班——王耀的不归贼船。由于各人的兴趣和观察的角度不同,这条大贼船有包罗了几艘小贼船,团结合作,共同驶向扒一扒老王各种奸情(划掉)的光明前途。


第一艘贼船:金钱号

      “小钱钱赛高!入教送小钱钱!”

      “得嘞趴,你忘了我们的钱都上交教主了吗?现在我们穷的连裤衩都没有了只剩我大江苏的特产了……泪。”

      “特产?”

     “嗯,三十八套和五三任君挑选,来一份么亲?”

      “不了不了,再见。”

                                            ——金钱党的对话


     俗话说的好,语数cp不散场。这就是金钱组出现的根本原因……


     ……个屁,明明是一群穷老爷们攥着几块钢蹦儿悄咪咪溜去小商贩那买吃的结果看见某位汉堡王兼数学老师的穷死啊不是,琼斯先生像只撒了换发了情的金毛犬绕着王老师转圈卖萌才有了组cp的想法好伐?然后因为看的目瞪口呆钢蹦掉地上了清脆悦耳的金钱之音让你们灵机一动金钱组才就此诞生的okk?


     咳咳咳,说太快差点断气,歇会。


     总之,自金钱组诞生后,萌这对cp的童鞋们像是打了鸡血似的狂刷数学题,然后挑出几道,将它们翻译成文言文后一脸天真无辜的去问琼斯老师问题,再一脸欣慰地看着琼斯老师茫然驻立许久之后可怜巴巴地找王老师求解释翻译顺手揩两把油,最后西施捧心状感慨人生无憾……


     当然,这些同志偶尔会碰上一丟丢的危险。例如,当历史老师突然出现时……


     哎,那种水管横飞fu*k满屋的血腥场面我们还是和谐掉吧。


第二条贼船:好茶号


     身为一名标准的文科生,不爱语英怎么行?怎么可以??怎么能够???


     当然!不能!


     于是好茶组应运而生。据教中人亲眼所见,每天二节课下大课间的时候,英语老师亚瑟.柯克兰便会与王老师一同在花园的亭下品茶。那场景温馨而美好,很是适合清洗眼睛净化心灵升华思想。柯克兰老师喜欢红茶加糖加奶,王老师喜欢绿茶加橘皮盐巴……看到甜咸两方如此和睦相处,不由让人泪目啊泪目……好茶党的人自豪呐喊:“因为爱情~”(咦我怎么唱起来了?)


     别看柯克兰老师在教我们英语时一副清冷禁欲的模样,其实内心好比狂野浪子。茶香曾经有一次无意瞥见他的手机桌面上他和王老师两人身穿紧身皮衣斜坐摩托车邪魅一笑的照片,被帅瞎之余又默默猛塞一口狗粮味道的糖。之后再去观察平时两人的互动,哦我的上帝,这样举个例子吧。


     某年某月某日,是王老师的生日,办公桌上被一个一看就知道是数学老师送的汉堡抱枕(居然不是金拱门的优惠券,真是让人意外),一个一看就知道是历史老师送的向日葵水管插花(所以说老师你拆的是哪家水管哦还是你家有个水管库?),一个一看就知道是政治老师送的杜蕾……咳咳。(大家都是未成年人说话还是adult一点吧,加个“斯”,你懂的。)外加大包小包学生送的礼包。王老师微笑着一一道谢,脸上却闪过一丝失落。

    

     是因为没有收到柯克兰老师的礼物嘛?我沉思着将手上的礼物放到王老师桌上。就在那一瞬间,办公室的门“咣”一声被推开,一名非洲兄弟蓬着乱糟糟的金毛衣裳褴褛地闯了进来。我吓了一跳,刚准备嗷一声“保安蜀黍救命有人要来残害祖国娇嫩的花朵和美丽的园丁啦!”,王老师的一声“亚瑟?”成功让我将话硬生生咽下然后扶着桌子咳的撕心裂肺。


      你告诉我,这个黑乎乎狼狈不堪的非洲兄弟是那个患有严重洁癖平时拿个粉笔都要用手帕包裹着以免碰到灰皮肤比小姑娘还白皙的英语老师?亚瑟柯克兰???


      反正我说没有看出来,果然真爱就是不一样。


     虽然事后王老师告诉我他是看到英语老师那粗的令海苔害怕的眉毛才认出他来的。


     哦,我不管我不管,就是真爱。


     话题扯回来,由欧洲人变为非酋的英语老师从身后拿出一只包装精美的礼盒递给王老师:“只,只是今天正好做多了一点就顺便带过来了,才,才不是专门为你做的呢。”


     好伐,原来您还有傲娇这种操作。


     简直!不能更棒!


     可是为什么王老师您的脸突然变得比旁边那盆万年青还青了呢?


     王老师犹豫道:“亚瑟,你知道,我不太喜欢甜品……”


     “我知道,所以我专门做了大英帝国的终极美味,很好听的名字,叫仰望星空派。”


     我的脸色顿时变得和王老师一样铁青。我试图小步朝着门口移动,奈何王老师的目光已经移到我的身上,赫然一亮。


     我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另外,还附送了我精心制作的司康饼,来尝尝吧。”柯克兰老师的眼里充满希翼。


     王老师视死如归地拆开盒子,从里面捏出一团马赛克,结果没有捏稳,马赛克掉到桌上,发出“咣当”一声。


      等等!刚才是不是有什么不和谐的声音出现了???


     我再次试图悄咪咪的朝门口溜去。


    “那个,茶香同学,好东西大家都是要分享的,”王老师微笑:“来,你也来尝尝看。”


    我盯着仰望星空派上的咸鱼沉思数秒,诚恳答道:“老师,这是英语老师对你的一片心意。”


    王老师回头对柯克兰老师一笑:“可以吗?亚瑟?”


     亚瑟.柯克兰,开始沉迷美色不可自拔。


    我见推脱无望,大吼一声:“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便恶狠狠地咬了一口派,不加咀嚼就生生咽下。


    王老师这下是真被吓到了,连忙问我:“茶香同学?你……还好吧?”


   我镇定如老狗地捧起王老师和柯克兰老师的手,将它们叠在一起:“老师,你们要好好的啊,好茶组的生死存亡都取决于你们了。记住,真爱胜于一切。”随后两眼一抹黑。


     后来,好茶教为了奖励我这次的英勇行为,一举将我推上英语课代表的光荣职位,为好茶的远大前程出谋划策!


    ……怎么感觉是被坑了呢?我抱着一堆作业本看着柯克兰老师递来的一盘马赛克开始思考人生。






这是我在明年七月之前的最后一章文,分上下两篇,预计两周发完附送彩蛋,谢谢各位的支持喜欢!


王耀——语文老师

阿尔弗雷德.f.琼斯——数学老师

亚瑟.柯克兰——英语老师

伊万.布拉金斯基——历史老师

弗朗西斯——政治老师


如果明年我还有些大胆的想法的话可能会加上黑塔其他人物,但明年再说吧,想让我写那些人物做哪些老师可以留言,明年再写续篇是会采纳各位建议的,谢谢。


   


陌上人如玉

画者是别扰我清梦,我只是一个配色的瓜娃子……_(:з」∠)_

【朝耀】两喵的恋爱之旅~

    今日,我的舍友带回来一只折耳猫。

     

      我怀抱着大耀高冷呵呵:“之前你不是嫌弃我家大耀掉毛贪吃难伺候么?怎么?突然发现了铲屎官那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乐趣所在所以想要弥补一下你那空虚的二十年?口嫌体正直啊骚年~”

     

      骚年更加高冷且不屑地瞟了我一眼:“我儿子怎么能和你那只整天只知道卖萌蹭吃蹭喝胖成一团煤球的蠢猫相提并论?”

    

      大耀瞬间就炸毛了,喉咙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威胁声。

     

      折耳同样高冷且不屑地喵了一声,那傲慢的神态简直和它的主……仆人一模一样!

    

       我仔细打量过折耳那与某人如出一辙的碧绿眸子和异曲同工皆有粗壮茂盛之妙的眉毛,若有所思地将大耀的毛抚顺,表情高深莫测:“吼呀~原来亲爱的粗眉绅士已经饥渴到要去(和谐)一只无辜的母猫?这只愚昧的平民……猫果然有你的风、采(重音)呢~”

    

      在他的鹤顶红舌头症发作前,我迅速地钻入房间关上了门。

      

      嚯呀装完逼就跑真刺激~

      我将大耀放在床上,揉揉有些发酸的肩膀,戳了戳大耀的小肚子:“亚瑟说对了一点,王大耀,你肥了。”

     

       “喵喵喵喵喵喵!”

     

       我眼睁睁瞅着大耀泄愤似的把我新买的限量版熊猫床单挠破。

      “啊啊啊啊啊王!大!耀!”

~~我是和谐的分际线~( ̄▽ ̄~)~~~

     次日。

     太阳对我照,花儿对我笑,小鸟对我唱,晨风清爽,空气清新……

      “咳咳咳咳……”MMP!着火了嘛这么大的烟味?!

      诚然,每天晚上睡觉前我都会习惯性地拉下电闸的,为了安全(省钱)。

      所以,真相只有一个。

     “夭寿啦!亚瑟进厨房啦!!!”

      我光着脚如一个风一般的美男子一样扑进厨房。

      果不其然,某位头顶爆炸云发型身穿破洞乞丐服脸黑如刚从╳西挖煤回来的绅士先生极为镇定地站在那里,慈爱地端着一盘马赛克道:“早,耀。”

       我也极为冷静地看了看天花板上的高压锅,水池里的调味品,垃圾桶里的碎碗碟以及飘散在马赛克上的不明黑气,诚恳地问他:“你是因为我知道了你那不可描述的秘密所以准备杀人灭口了?”

       大耀慢吞吞挪了过来,望着历经沧桑的厨房,凄惨地叫了几声,不忍地用肉爪捂住双眼。

       “给眉眉做早餐而已,顺便看看有什么方法可以把你满脑子的奇怪念头无可救药的脑瓜子好好洗洗。”

       于是,你家猫粮要用高压锅来做???

      我无力吐槽扶额,身后的大耀便已经方张地“喵喵”起来。回头,我蒙逼了。

      WTF?大耀你是进化成史莱克了?这一摊子玩意儿是啥子哦?!

     “喵喵。”下方的黒团突然冒出了一双碧绿的猫眼。

       大耀惊恐地跳开,又小心翼翼地凑上前嗅嗅,一爪糊了去,黑灰四飞,露出了隐藏在黑暗中的力……白毛。

      哦哦,是某绅士的私、生、子欸。

      我怀着一分的同情看着绅士先生端着马赛克朝黒团走去。

     “吃。”我敢打赌我看到当盘子放到地上时黑气化出了一个骷髅的形状!

     

      某喵优雅抖开了身上的烟灰。

      某喵高傲地看了眼盘子。

      某喵喵呜一口啃掉了一小块马赛克。

      某喵吃光了马赛克。

     某喵舔舔爪子,突然双目放光地扑向了大耀。

     我: Σ(っ °Д °;)っΣ(っ °Д °;)っ

     什么鬼鬼哦?世界上居然还有吃了亚瑟做的东西依然存活的生物?不不不重点是你扑倒我家大耀做甚???

     我大惊失色,然后打了个喷嚏。

     “看来你的神经系统足够迟钝,光着脚这么久才做出了反应。”绅士先生利索地将我打横抱起走回房间。

    还不是某人一大早的反社会和谐的危险举动害的?我刚想反驳,开口又是两个喷嚏。

    把我放在床上后,绅士先生倒了杯温开水递给我:“才不是担心你感冒呢,只是觉得你感冒照顾你太麻烦了而已。”

     “亚瑟。”我一脸严肃。

     “嗯。”

      “你给你儿子喂了春那啥药?”

     “……我是那种随身带那种东西的人?”

     “谁知道呢,你这个色绅士坏的很。”

      “也没错呢,我的‘耀’不就在这里么?”他忽的凑过来,轻轻吻住了我的唇:“耀,耀,耀。”

当然,我腰酸背痛地坐在沙发上指挥某位不知克制检点的混蛋绅士打扫厨房一地猫毛与不明液体啥的,都是后话了……

小剧场(一)

大耀:“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隐藏在黑暗中的力量啊,我以大耀的名义命令你,封印解除!)

眉眉:“喵喵。”(MD智障。)

(二)

他忽的凑了过来,轻轻吻上我的……呆毛:“耀,耀,耀。”

耀耀耀,耀个鬼啊耀!滚去吃药吧,再见吧您嘞。

我撸顺呆毛后毫不留情地将某混蛋踹下床。

看我这么勤奋还不酷爱素质三联

(。ò ∀ ó。)

【朝耀】喵呀喵呀~

为了表明我还没废掉,先发一丢丢新坑来刷个存在感……正文周日发送。


   



   今日,我的舍友带回来一只折耳猫。

       我怀抱着大耀高冷呵呵:“之前你不是嫌弃我家大耀掉毛贪吃难伺候么?怎么?突然发现了铲屎官那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乐趣所在所以想要弥补一下你那空虚的二十年?口嫌体正直啊骚年~”

     

      骚年更加高冷且不屑地瞟了我一眼:“我儿子怎么能和你那只整天只知道卖萌蹭吃蹭喝胖成一团煤球的蠢猫相提并论?”

    

      大耀瞬间就炸毛了,喉咙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威胁声。

     

      折耳同样高冷且不屑地喵了一声,那傲慢的神态简直和它的主……仆人一模一样!

    

       我仔细打量过折耳那与某人如出一辙的碧绿眸子和异曲同工皆有粗壮茂盛之妙的眉毛,若有所思地将大耀的毛抚顺,表情高深莫测:“吼呀~原来亲爱的粗眉绅士已经饥渴到要去(和谐)一只无辜的母猫?这只愚昧的平民……猫果然有你的风、采(重音)呢~”

    

      在他的鹤顶红舌头症发作前,我迅速地钻入房间关上了门。

      

      嚯呀装完逼就跑真刺激~


      我将大耀放在床上,揉揉有些发酸的肩膀,戳了戳大耀的小肚子:“亚瑟说对了一点,王大耀,你肥了。”

     

       “喵喵喵喵喵喵!”

     

       我眼睁睁瞅着大耀泄愤似的把我新买的限量版熊猫床单挠破。


      “啊啊啊啊啊王!大!耀!”


~~我是和谐的分际线~( ̄▽ ̄~)~~~


家庭教师那些事(二)

第六章

      “嗷呀呀呀呀呀!哥哥我为什么又被小耀嫌弃了啊啊啊啊啊啊!”
  
     “闭嘴啊baka!再吵就拔光你的胡子!”
 
     王嘉龙站在拐角处的阴影中,沉默地看着吵闹的两人。
   
     他刚刚从王湾那里知道大哥的现况。
  
      “他……大哥,会议途中突然沉睡了,谁也叫不醒,琼斯先生他们对大哥的大脑进行了扫描,发现他的意识异常活跃。琼斯先生说,大哥……可能是陷入了意识世界,需要有人进入大哥意识中让大哥寻回‘自我’才能唤醒大哥。你……去试试吧。”

       “你不去。”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我……快去吧。”王湾受惊似的转身急急离开,远去的背影逐渐和记忆中那个犯了错怕被责罚而跑开的小女孩身影重合。
  
      神思恍惚间,亚瑟和弗朗西斯已吵闹着走近,三人猝不及防地打个照面,气氛霎时有些微妙。
 
      “贺瑞斯,你……”

       “英国先生,大哥他……”
 
      同时开口,又同时沉默。

     被某种莫名气场挤到一边的哥哥默默地将白眼翻到天上。

     “王耀他在房间里,情况让胡子……法国先生介绍给你,我还有下午茶的预约,先告辞了。”
   
     哥哥的白眼顿时就翻不回来了。
    
     早上九点多种喝下午茶???编个理由也拜托走点心吧?你脑子里的营养是用来养眉毛了?!

第七章
    
     某位绅士外表镇定如老狗内心慌张的一批地匆匆离开,留下一只胡子男抽着嘴角不明所以。

      “法国先生,请问大哥怎么样了?”
 
      “啊啊?哦,好的,跟哥哥来吧。”弗朗西斯回神,领着王嘉龙走进房间:“小耀他目前身体状况良好,意识活动依旧活跃。哥哥和小亚瑟已经进入过他的意识世界了,嗯……怎么说呢……”弗朗西斯打开王耀身旁的一个意识舱,努力试图组织好语言:“他现在活跃的一个人格意识,似乎有些……清奇?他似乎以为自己是一名呆在家中被母亲请了家庭教师的学生……是因为C国学生主体意念过于强大的缘故嘛……这只是哥哥的猜测。”
  
      王嘉龙没有接话,径直坐上意识舱躺下,极其礼貌地朝弗朗西斯点点头。
 
   #这是要让哥哥帮忙的意思吗?#
    #这是要让哥哥帮忙后麻溜走掉的意思吗?#
     #原来你除了眉毛外连随意指使人这点也和那家伙一样吗?#
 
     弗朗西斯:悲伤内留成塞纳河.jmp
 
     不是,弗朗西斯先生,你想多了……人家只是单纯地点头啊……

    于是,想多的某哥哥贤惠地让王嘉龙躺好,贤惠地拿来了枕头被子,贤惠地为他盖好,贤惠地道了声晚……早安,贤惠地走出房间并关好了门……

    王嘉龙:???




明天如果有时间的话我再发下面两篇_(:з」∠)_
我,在通向沙雕的路上疯狂奔跑……

小剧场:(一)
“贺瑞斯……”
“英国先生,好久不见,您的发际线好像又高了。”
“……”(言︿言)=凸
论,如何把天聊死

(二)
“……是因为中国学生主体意念太强的原因吗?”
“不,那叫怨念。来一点苏姐家的特产么?”
“……什么?”
“三十八套,五三,五年经典,随便挑不用客气。”
“……”

【熊猫组】

     众所周知,王耀疯狂迷恋熊猫已近走火入魔,家里到处都是熊猫背包,熊猫毛巾,熊猫水杯等等与熊猫相关的物件。据某小道消息说,该名坐卧熊猫怀的男娃子连内裤上也印有熊猫图案。至于消息的来源和可靠性我们也不用追究过多,有机会的话大家可以自己去确认一下嗯。

      咳咳,扯远了。

      某年某月某日,是个王耀掏光了自己钱袋里所有钢蹦的大好日子。

      然而当事人并未有心思去心疼瘦了的钱包,只顾着抱着新买的熊猫被子同床共枕。

     (咦?哪里有点怪怪的?)

       “嗷呜!滚滚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王耀搂着被子托马斯旋转上天,闹腾到半夜才像个八爪鱼一样缠着被子安详去世……啊呸,睡着。

      一夜好梦。

      第二天。

      你以为会有老王同志睁眼发现自己抱着个人的情节嘛?

      别想了,某茶是个正经人(认真脸)。

      很普通的,老王睡进被子里了。

     嗯,就是变成了被子里的图案。

     ……所以说哪里普通了?!——by王耀。

       与同为图案的熊猫面面相觑了一分钟,王耀最终还是克服不了内心的欲望,向弱小可怜无助的小熊猫伸出了魔爪。

     以下省略小熊猫奋起挣扎而被残酷镇压的过程若干字。

    小熊猫不堪骚扰,“砰”地变成了一只穿着熊猫玩偶服饰的小娃娃,一双无高光的眼睛硬生生瞪成死鱼眼盯着对自己上下其手的王耀,浑身散发着
“莫挨老子”的气息。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王耀不停地揉捏着小娃娃的脸蛋,双眼放光。

     呜哇!这柔软的手感,这细腻的皮肤……不知道咬一口会是什么感觉?

     骚年你的思想很危险啊,啥也别说,三年起步,无期,死刑 。

     …………

     好歹终于想起自己如今处境的王耀松开了爪子,好奇地看了看四周:
“我是到了被子里?要怎么出去?”

     小娃娃:面无表情.jmp

     “你是什么?叫什么名字?”

      小娃娃:面无表情.jmp

       “不会说话?好吧再让我抱会吧~”

      小娃娃:……你不是一直抱着?

     “噗,这幅样子真像我弟弟啊,那就叫你小香好了。”王耀抱紧了怀中温软的小娃娃:“怎么样?小香?”

     小娃娃身体一僵。

     “我那个弟弟呀,就是一个八棍子打不出一个字儿的闷葫芦,外表看上去正经,其实可熊了,”王耀摸摸小娃娃的头,柔软的手感让他眯眼轻笑:“小时候那会儿他可是个小霸王,脾气暴躁起来抡起板凳就会揍人,一个星期总要有那么几天鼻青脸肿地回家,还嘴硬说是撞到树上,也不想想我们那带全是草地,哪里来的树给他撞?拎他耳朵教训他他就闷着,气急了打他他也不出声,见我被气哭了倒是低头认错了,还真是……”

      “后来长大了,暴脾气也收敛了些,老师同学夸他沉稳可靠得像个大人,哪知道安稳了没几个月跑去和一群人单挑,把人打趴下了,自己也躺进医院了。那是我气的最狠的一次吧,问他打架的理由他死也不肯说,看他那样我又心疼不好逼他,暗中找了许多人,得到的回答真是让我又好气又好笑。”王耀将小娃娃的身子转向自己,神情似笑非笑:“要不要猜猜是什么理由?”

      小娃娃面无表情的别开视线,握成拳的掌心微微湿润。

    “竟是那群人说了些我的混账话,教他听了去,气愤不过便干了糊涂事儿。”如玉般的手指抚上小娃娃的眼角:“真是个傻孩子。”

      “就是这样一个死心眼维护我的傻孩子,我也没能保护好。”指尖微微颤抖着:“甚至连一声谢谢都没能说的出口,眼睁睁看着他在我面前离开人世,连帮他整理好衣服的勇气也没有,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停地买他最喜欢的熊猫物品,对着空洞洞的房间出神,总以为他能够出现,喊我一声哥哥;总是止不住地幻想我能够让他知道,他是我最爱的人。”

     “最喜欢你了,小香。”

    回应他的,是唇上的一缕温软。

     “哥……我爱你。”

     “叮铃铃铃铃……!”

     王耀蓦然睁眼,此刻分钟正好指向了数字七。

      梦,醒了。

所以说我一个只适合写傻白甜文的沙雕为什么要作死来篇抒情文???

不喜请勿喷,毕竟这也是我第一次写熊猫组_(:з」∠)_
    
哭唧唧(ಥ_ಥ)
     

乱红尘

   红尘有多乱啊,没法跟你说。你受了多少苦啊,也不一定能解脱。你假装有准备,假装能找到我。其实我无踪影,只有风吹过。红尘有多乱啊,裹住了旧山河。眼前是千秋雪,心里是马蜂窝。若不能长相守,就为我唱首歌。唱你若做了佛,也不介意我是魔。
“ve~小耀小耀,这是什么意思呀~”  “嗯,我希望你……永远不要懂。”
   ————————————————————

   “啊啊啊小伙子我和你讲,妨碍孟婆,不是,孟公是要被扒光丢到忘川里面招揽恶魂的。”王耀无奈扶额:“直白点说,你已经死了,生前就算有万般留念,转世投胎后也该忘记了,何苦执念过深,让自己不得安宁呢?”最主要是不要拉着我一起啊啊啊!我还等着完事后做个安静的美男子喝茶养老呢好伐?
  
    “ve~可是,我在等人啊~”长到估计快成精的呆毛无辜的晃啊晃:“这里的鬼魂都好可怕,只有小耀长得漂亮可亲呀~”

   “……等等,小耀是什么鬼?请叫我孟婆……公大人!”

   “好哒~小耀~”

   “把你丢到忘川河里洗洗脑子哦!”

  “ve~如果是和小耀一起鸳鸯浴的话我很乐意哟~”

   “我不乐意啊!别跟着我!”

   “QAQ小耀要乱始弃终嘛QAQ……”

   “那个叫始乱终弃谢谢……算了算了只要你不打扰我赚小钱钱就行……”王耀无奈的拍开面前人那张可怜兮兮的小脸蛋,端起菜篮:“要不,你给我打下手?没有工钱,不包伙食,但可以让你在冥界呆到你找到要找的人为止,怎么样?”

   “ve~小耀最好啦~”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是费里啦~费里西安诺~”

   “嗯……那好,我们去准备做汤的材料吧,费……里?”

   “都听小耀的啦~”

哈哈哈哈哈先更到这没人会来打死我吧咳咳……_(:з」∠)_
最近三次元的事情有点多,等我忙完了回来再更剩下的吧~就酱紫~
有什么建议可以和我说哦,毕竟是第一次写天然呆组有点手生……而且让我写情话简直是要了我的茶命啊啊啊啊!QAQ

试图明天再来一发的我enmmm……
要不来一发太极组?还是天然呆组?还是……熊猫组?(沉思ing)
有谁给我个建议嘛~
事先预告:反正肯定是be_(:з」∠)_
今晚回来做决定嗯哼~